句芒玄冥

九月九日忆棺中兄弟(重阳节一把大刀)

独在异世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埋骨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
这年头,古诗都那么虐π_π

国庆特产小漫画
落魄
军人涣×伪汉奸瑶
放个假还是he吧
进度很慢
目前最开头的回忆杀画完了
后面的遥遥无期了(x_x;)
还是黑白顺手
对于那些背景没错就是什么街道啊,墙啊我不会画,没错目前画技达不到,于是我从百度上搜了老照片魔改了一下没错感谢度娘
就算没有ps也是可以指绘的嘛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瑶妹从第8窜到第一再到往下滑,感觉好像看到了瑶妹的一生,从一开始默默无闻的小孟瑶到射日之征一跃成为仙督再到最后的观音庙,好心疼⊙﹏⊙不过目前还是和蓝大挨着的

中秋贺图,23为借鉴图
私设此时是瑶妹死后走在黄泉路上 仰望白月光
私心曦瑶

指绘瑶妹
花钿妆的瑶妹
穿蓝衣服的瑶妹
弹琴的瑶妹
背景来自度娘
今天也要向大神努力

魔道村爱情故事(大纲)

哈哈哈,我又开了个坑
快上学了( •̥́ ˍ •̀ू )嘤嘤嘤~大概以后更的比较慢了
——————
——————
——————
CP:忘羡  曦瑶  晓薛   轩离   追凌    双道友情向   薛瑶友情向   双聂亲情向 
江澄的cp,评论里投票吧

村长:金子轩
村支书兼神棍儿:金光瑶
养兔大户:蓝忘机 
种菜专家:魏无羡  
饭店老板:江澄
乡村教师:蓝曦臣
乡村教师:江厌离
乡村教师:宋子琛
乡村教师兼吟游诗人:晓星尘
小混混:薛洋
养猪大户兼屠夫:聂明玦
小卖部个体户:聂怀桑
校长:蓝启仁
村医:温情  温宁
养花大户:金家

小朋友组都还是学生

再重复一遍,江澄的cp,评论里投票吧,
是让他单着呢,还是澄情,还是澄宁,还是别的?

七夕贺文 瑶哥(才不是瑶妹呢!哼!<(`^´)> )和他的老攻们的七夕小剧场

高甜预警,绝对绝对绝对有糖!
————————
————————
————————
聂瑶的场合(当然不会写出来的棺震)
“大哥,今天是七夕,能……陪我去逛街吗?”
“金光瑶,你还有脸叫我大哥!”
“大哥,我真的没有恶意!”
“喝!花言巧语!我不吃你那一套!说!你有什么企图!”
“大哥,我真的只是想跟你出去逛逛而已,我们可以回清河看看,您不想看看怀桑?他现在可出息了!,,Ծ^Ծ,,”
“不想。”
“大哥,今天是七夕……”
“那和你出去有什么关系!”
“大哥,怀桑可能趁着七夕找个仙子,您不去把把关?”
“不去。”
“大哥,二哥成天问灵,您不去看看他?”
“呔!这还不是你害的!”
(金光瑶获得聂明玦暴栗一枚)
“大哥,疼( •̥́ ˍ •̀ू )嘤嘤嘤~”
“算了,陪你好了。”
聂明玦揉揉金光瑶的头,然后去推棺材盖,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_←
“我们好像出不去。”
“是哦!(。ò ∀ ó。)”
“你怎么那么兴奋?”
“出不出的去,那是棺材的问题。答应陪不陪我出去,这是大哥你的问题~( ̄▽ ̄~)~”
“出不出的去,那是棺材的问题。”聂明玦眸色阴沉,“但让你还有劲儿在这里皮,就是我的问题了。”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曦瑶的场合(蓝大的橙光游戏)
子时
“二哥,起来啦!”
“阿瑶,别闹。”蓝曦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朦朦胧胧地感觉有人推他,“现在才子时,是就寝时间。”
等等,阿瑶?
蓝曦臣猛然醒悟,阿瑶不是已经……
不能醒,不能醒,醒了梦就没了,阿瑶就……
“二哥,醒醒!”
“二哥?”
“二哥,今天是七夕,我们出去吧!”
“二哥,你不理我,我可要走了!”
“二哥,我真走啦!”
不能醒,不能醒,这只是梦……
蓝曦臣的眼角泌出泪水。
“二哥真是恪守家规,不到点儿死活叫不醒。”
“那我陪你睡会儿吧。”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蓝曦臣感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偎了过来,在自己的胸口蹭个不停。
“二哥,我时间不多,你睁开眼看看我,你再看看我。”
金光瑶见蓝曦臣依然没动静,叹了口气,趴蓝曦臣身上睡着了。

卯时
蓝曦臣感觉胸口上沉沉的,往下一看,发现一只尾巴从被子里伸出来。
“?”
蓝曦臣提溜着尾巴,把小号的猫耳金光瑶拎了出来。
“阿瑶?”
金光瑶被拎着尾巴,到了个个儿,顿时不舒服地炸毛了,
“喵呜!放我下来!”
蓝曦臣戳了金光瑶一下,看着金光瑶在空中毫无着力点地乱晃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阿瑶,你怎么不穿衣裳。”
“这不是重点!”金光瑶立刻害羞地用短胳膊短腿捂住自己。
“有只猫扒棺材时被符咒弄死了,我附到它身上来找你了。”
“二哥,我错了,今天是七夕,陪我逛逛吧。”
房间里的旖旎气氛顿时被金光瑶的这句话给冰冻了。
蓝曦臣被迫回忆起不好的事情。
那天,观音庙里,金光瑶也是这样向他认错,然后转眼,祭出了藏在腹中的琴弦……
“你……想出去?”
金光瑶见蓝曦臣脸色一下子冷下来,急道,
“二哥,我只是想和你去之前的地方看看,真没坏心思!”
金光瑶见蓝曦臣仍是不语, 辩解道,
“二哥,你瞧我大老远地跑到你这儿来,不是也没干坏事儿吗?”
金光瑶见蓝曦臣有些动容,趁热打铁,,
“二哥,如今我这副样子,掀不起风浪的。”
“可是……当初你那副样子……不还是……”
娼妓之子之身,谁能想到会是那样的大善大恶?
“原来,二哥你……和他们是一样的……”
金光瑶悲怆地喵呜一声,挣脱蓝曦臣的手,跳到了屋外。
阳光仿佛成了火焰,一瞬间把金光瑶烧的干干净净。
“阿瑶!”
阿瑶又一次,死在了他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ROUND ONE
————BAD     ENDING————
时光倒流——
卯时
“二哥,我错了,今天是七夕,陪我逛逛吧!”
“好。”
……
当蓝曦臣被迷药迷倒时,他看见金光瑶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多谢二哥的开棺之恩,不过,二哥 ,”
金光瑶笑中带泪,
“你又被我骗了。”
              ROUND TWO
————BAD   ENDING————
时光倒流——
卯时
“二哥,我错了,今天是七夕,陪我逛逛吧!”
“不好。”
“二哥,我绝对不骗你!你要是不信的话,你把我绑起来,把我嘴封起来!二哥,我时间不多了,七夕一过, 我就该走了……”
“求你了……”
“我们在这里,同样可以过。”
“哎??!!!!”

辰时至亥时
为爱鼓掌中……
             ROUND  THREE
————HAPPY  ENDING————

薛瑶的场合(地狱里相依为命的俩可怜娃儿)
“今天七夕了。”
金光瑶喝了一口薛洋泡的舌头茶。
“小流氓,你今天怎么那么颓?”
“晓星尘和他妻子虐狗去了。”
“这都几世了,你还没放下?”
“小矮子,你放下了?”薛洋白了金光瑶一眼。
“我左思右想,觉得二哥还是不曾遇到过我为好。”
金光瑶苦笑,“如果没有我的话,大哥不会被我害死,二哥也不必抱憾终身。”
“现在每天看着二哥过着没有我的幸福生活,也挺好的。”
“小矮子,”
“嗯?”
“来一发。”
“好啊~”

苏瑶的场合(买买买的甜蜜恋人模式)
“悯善,我要那个糖人!”
“好的,宗主!”
“悯善,我要那只猫!”
“好的,宗主!”
“悯善,我要那只狗!”
“好的,宗主!”
“悯善,我要那件衣服!”
“好的,宗主!”
“悯善,我要那个高跷!”
“好的,宗主!”
“悯善,我要那个帽子!”
“好的,宗主!”
“悯善,我们去看烟花!”
“好的,宗主!”
……
苏涉的这份精彩,转瞬即逝。他甚至没来得及吐出一口血,说句或体面或狠戾的遗言,目光里的生气便瞬间熄灭。(来自原文,猝不及防一把刀)

羽瑶的场合(懵懂少年的吃醋大爆发)
“二哥,今天是七夕呢~”
“嗯,阿瑶,我们来讨论清谈会吧。”
“都听二哥的~”
莫玄羽:盯ing~~~
“小流氓,今天七夕,奖励你吃糖哦~”
“有什么事儿让薛爷爷做的,尽管吩咐!”
莫玄羽:盯ing~~~
“大哥,怀桑,今天什么风儿把您吹过来了啊~”
“三哥,怀桑好想你!”
“过节,礼数而已,不要耍花招!”
“怎么会~
莫玄羽:盯ing~~~
“阿凌又哭!你管管他!”
“哎呀!江宗主,阿凌还小,不要那么凶嘛~”
莫玄羽:盯ing~~~
“宗主,宴席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悯善辛苦了~”
莫玄羽:盯ing~~~
“玄羽?”
莫玄羽头上突然挨了一个暴栗。
“瞅啥子哩?”
“吃饭去吧。”
莫玄羽静静地看着金光瑶走远,依然没有勇气把增高鞋垫送出去。